公司新聞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 公司新聞 >

教育是對新時代兒童最好的保護

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發布時間:2018-05-03 09:51

我國18歲以下兒童2.71億人,占全國人口總數的19.7%,是新時代社會主義強國建設的寶貴資源。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大業的偉大征程中,兒童是不容忽視的群體。

黨中央、國務院始終高度重視兒童事業和兒童發展,近年來,國家和相關部門進一步加快了兒童保護的法制建設。如《刑事訴訟法》增加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專章,加強了對未成年人的司法保護,民法通則進一步明確了未成年人監護制度,明確了家庭監護和國家監護的職責。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》和《關于加強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》,為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和困境兒童的福利保障提供了政策依據。

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社會變革,兒童發展也面臨著一些新情況、新問題,特別是一些虐童和暴力傷害兒童事件的發生,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,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,在一定程度上也暴露了我們兒童保護制度和體系的問題與缺失。黨的十九大進一步豐富了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內涵,提出了“幼有所育”“弱有所扶”的目標,如何開拓新時代的兒童事業,需要我們在觀念、保護服務體系和專業化服務方面采取更精準的措施。

新時代的兒童權利保護需要進一步樹立兒童優先意識,讓尊重、關愛兒童成為社會普遍遵循的價值觀。最近網絡曝光的種種虐童事件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眾對兒童權利的麻木、漠視、無知。兒童權利的倡導應成為兒童保護的核心要義,要通過倡導兒童優先的社會文化,提升社會公眾的兒童優先理念和兒童保護意識,打造兒童友好型的社會環境,建設兒童友好型家庭、友好型學校、友好型社區和友好型社會。

新時代的兒童權利保護需要強基固本,構建家庭、學校、社區三位一體的兒童保護體系和網絡。保護兒童是學校、家庭、社會的共同責任。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曾經說過,只有學校和家庭、社區志同道合,抱著一致的信念,做出一致的行動,學生才能獲得全面和諧的發展。

家庭是兒童保護的第一場所,父母是兒童保護的第一責任人,但多個案例表明,家庭基本監護的缺失是導致兒童遭受傷害的直接原因。2016年,全國婦聯家庭教育現狀調查顯示,“不了解孩子想法”的家長占30.3%,“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”的家長占47.4%。有人說,世界上“最遠”的距離是,你是我的孩子,可我卻不了解你。目前家庭教育存在三類問題:第一類是家長不履行監護責任,有一種孩子叫“別人的孩子”;第二類是家長拔苗助長、急于求成,有一種父母叫“虎爸狼媽”;第三類是兒童缺少家庭溫暖和親情,有一種家庭叫“有庭院,沒有家”。因此,需要進一步加強對家庭監護的支持、指導、服務和監督,提高家長素質能力,改善家長教育行為,幫助家庭積極正確履行教育和監護的責任。

將兒童保護置于教育全過程。幼兒園、學校應將兒童保護貫穿于整個教育過程。一方面教育學生、提高自我保護意識、知識和技能;另一方面,也要提高教育者的法治素養、師德和管理學生的能力。每一名教師應該自覺踐行“四有”好老師標準,贏得社會尊重。

現代學校制度的內涵之一就是動員學生家長參與學校的管理和監督。學校、幼兒園應樹立民主開放的辦學理念,實行開放辦學,加強學校與社會的融合,建立和諧的家校關系。積極發揮家長學校和家長委員會的作用,協助做好幼兒園和學校的保護工作。

社區是兒童保護的基石。健全完善以社區為基礎的兒童保護和服務體系,才能打通兒童保護最后一公里。一是建立社區兒童保護工作機制或聯席會議,動員轄區內公安、司法、衛生、福利、教育等機構的代表,以及法律工作者、社會工作者、心理咨詢師、人民調解員、樓(院)長等志愿者代表組成社區兒童保護工作辦公室,負責組織、計劃、管理社區日常兒童保護事務。二是建立并運行“兒童之家”。為兒童及其家庭提供法律援助、教育指導、心理支持、托管照料、社會救助等服務。三是建立一套“兒童保護運行程序”。建立社區兒童保護的“監測預防、發現報告、調查評估、應急處置、幫扶干預”一體化的運行程序,做好兒童保護工作各個環節的銜接,織密織牢社區兒童保護工作的網底。

新時代的兒童權利保護需要專業服務的引領,提升兒童工作的科學化水平。一方面強調兒童為本,所有的兒童保護都應在尊重兒童權利的前提下進行;另一方面需要運用科學的方法手段,保護和服務并重。要有專業化的服務隊伍,要讓監管有力量,還要讓課堂有陽光。

面對兒童權利保護的復雜局面,兒童保護更需要深化保護和服務的內涵,提供專業化、精細化、個性化的服務。

亚洲自偷自拍另类